李佳琦代表的直播电商烽烟四起

2019/7/31 10:02:16       点击:

 YKK拉链行业新闻OMG

 

淘宝生态中“繁殖”厂商们无人不知李佳琦。三个字母,足以成为他标签。

 

随着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崛起,许多时尚达人正脱颖而出,依托百万级粉丝群体精准定向营销,成了众人追崇的新职业。

 

有粉丝便有底气,李佳琦们开始塑造整条产业链,金华ykk拉链忙于“种草”亦有人为其提供“草籽”直播江湖中又“滋生”出了新行业。

 

一场关于流量变现、供应链速度和新品牌崛起的商业革新,正在镜头面前拉开序幕。

 

撕心之痛

 

从无名小辈生长为一线网红,李佳琦只用了两年。

 

关于此人,网络上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:有人肯定他才气,也有人质疑他专业:被他盲目种草的都是化妆小白”口红成分他根本不了解”

 

但是似乎无人质疑他努力。

 

一期视频专访时透露:几小时的口红专场中一口气涂了380支口红,就感觉嘴唇在撕裂、燃烧,后来像打了麻药一样失去知觉,这是撕心裂肺的感受”

 

生”于淘宝的自然会受到平台方的关注。

 

玄德是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的总经理。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评价道,很多人觉得他李佳琦)红了但这绝不是偶然”

 

玄德看来,薇娅和李佳琦二人是当下最热门主播,石家庄ykk拉链跟他俩私下都聊过,薇娅一个月工作29天只休1天,李佳琦也是同等工作量”

 

抢食之忧

 

如今的李佳琦,变得有些焦虑。

 

坦言,害怕今天不播了明天粉丝就不来我直播间了后来,这种焦虑甚至转变成了恐惧:365天,播了389场。

 

2018年双11马云以挑战者身份“单挑”李佳琦,结果惨败。这场官方策划的短片,让李佳琦踩上了巨人的肩膀,再次腾飞—粉丝量从当时的缺乏百万,直接飙升至如今的560万,与淘宝稳居第一的薇娅只差40万。

 

有业内人士向新浪科技分析,当平台发展到一定规模后,肯定会出现用户重合,用户会同时使用淘宝和拼多多两个平台购物,粉丝也会同时关注两个主播,重合度肯定在五成以上”

 

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直言,500万粉丝级别的主播中,这类现象便会发生,互相抢食对方的粉丝,这是不可防止的事情”

 

让一方“走出去”或许是解决“抢食”最佳途径。

 

2018年,赵圆圆的建议下,李佳琦等一批淘宝主播开始在抖音上发布短视频。看来,淘宝容易发生爆款,但不易造就网红,抖音火了之后,反而会让更多人知道淘宝直播,这是好事”

 

利润之谜

 

转移“阵地”有得有失。

 

抖音再次造就了李佳琦,同时反哺了淘宝直播。但有些主播,却在抖音上试水受挫。两类平台的根本区别在于,淘宝直播直接卖货,而抖音等平台要先造人再造收益。

 

很多人传主播们月入几百万,这个数字有待商榷”一位MCN机构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,李佳琦和薇娅算行业个例,大量主播们收入与之差距巨大。一般情况下,品牌商依靠主播卖货,佣金最多为30%淘宝方要从中再抽取30%剩下的归MCN所有,最后再按比例分给主播。

 

举个例子,比如一天卖出了10万货品,丹东ykk拉链主播佣金收入是3万,淘宝拿走0.9万,2.1万归我MCN机构)再按照主播在机构中的等级划分,最多给5成也就是1万元”

 

目前,这家机构管理着超30名主播,这一体量在杭州地区只算中等水平,人多的好处是可以获得与高端供应链的合作,还能溢价。其次还可以用不同主播去适配淘宝的资源位,打法相对灵活”

 

链条之变

 

供应链变革,电商直播所带来的另一明显变化,一些新行业应运而生。

 

主播恨不得每天都要新款,得跟上节奏”杭州某服装工厂营销负责人戴晨铭告诉新浪科技,几年前,工厂里的几个爆款服饰足以兜售整个季度,但在主播的推动下,爆款的时段正被大幅缩短,现在以周为单位换新”

 

戴晨铭透露,按地域来看,江浙沪“盘踞”着数千家服装加工厂,所以是服装主播的聚集地,有些工厂在主播聚集区附近租了房,每天有人把新货放在出租房里,会有机构或者主播来看货,挑中的就在第二天的直播里开卖了

 

有些MCN机构很强势,要求对某款衣服改版,会在几小时内完成流程,类似私人定制模式”戴晨铭透露,圈内传有些主播选货,有时会直接扔几张版式草图,工人会把图片拼凑完善,熬夜弄出个服饰样板,为了和大主播合作,每家都很拼,设计、裁缝几个人围着主播转”

 

但他坦言,此类模式只适用于电商直播,这算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,竞争异常激烈,不做也会有别人做”

 

不只如此,这条产业链上还滋生出不少数据公司。会实时追踪主播的各项数据,甚至对网友的回应进行分类,最后将统计结果售卖给MCN机构和工厂们前者需要借助数据调整直播步伐,后者需根据反馈改善商品特点,以便“投其所好”

 

江湖之惑

 

李佳琦们造就的江湖”也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。

 

上述MCN机构人士坦言,看似巨额的营收面前风险巨大:例如服装,第一是积压库存,第二是退换货频率,看直播下单,很多都是激动消费,买回来再退货的大有人在所以利润远没有外界疯传的那么夸张”

 

认为,直播电商这一市场还需要临时培育,据我所知,杭州有几百家MCN机构,能盈利的还不到20%

 

这一观点得到其他人士认可。

 

有分析称,直播电商“看似容易操作极难,要考虑的因素很多,例如供应链能否跟得上?主播对电商是否了解?如何选品推销?怎么做好转化率?里面有一系列问题,并不是开着摄像头直播商品就能卖得动”

 

蘑菇街主播孵化及供应链负责人认为,一个合格的直播电商主播,至少需要一年成长,两年的准备期,第四年才会进入快速生长期。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

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的总经理玄德告诉新浪科技,所看到只是四五个小时的直播,但看不见的面前做选品、做供应链、做客户服务,这些内容往往更重要”

 

结语:

 

2019年已过半,直播领域中尚未出现太多新“李佳琦”但李佳琦们江湖”正被快速复制。

 

京东、蘑菇街、唯品会、聚美优品、网易考拉、苏宁易购等涌入其中,直播电商的战事才刚刚打响。

 

玄德说,这是个机会无处不在时代,但需要众人一起挖掘。

满堂彩注册 大星彩票注册 凤凰彩票登陆 同城彩票APP 幸运赛车APP 大信彩票注册 淘彩票注册 头彩网登陆 广东11选5走势图 广东11选5走势图